<thead id="lpxlt"></thead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pxlt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pxl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小說首頁>玄幻魔法>書頁>目錄>卷三 吾心安處 章七 勸服手法

            卷三 吾心安處 章七 勸服手法

                竜艦高懸在遠古圖騰戰堡上空,并且極為囂張地停留在戰堡主炮的射程范圍內。雖然要塞炮對于艦炮有天然的體型優勢,然而竜艦側舷那些密密麻麻的艦炮同樣大得驚人,有許多一看就知道是巡洋艦規格的主炮。尤其是地竜口中那門龐然主炮更是讓人膽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天然的高度優勢下,竜艦艦炮射程并不吃虧,甚至還要占優,絕大多數副炮都能夠轟擊遠古圖騰戰堡,而戰堡只有幾座主塔的弩炮可以打到竜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無論是誰,看到竜艦上一層淡淡的光幕,都不會認為是單純的擺設,那明顯是防御力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遠古圖騰戰堡的狼人們臉色都不怎么好看,這種被人欺負到頭頂的滋味確實不好受,前一次的記憶還是狼王挑戰張不周失敗后的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上去滅了他!”一個狼人狂戰士暴躁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身旁的祭祀用木杖在他背上一敲,立刻中斷了他剛剛開始的變型,并且讓他冷靜下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祭祀指了指竜艦,說:“你跳不上去。亂來的話丟的是大酋長的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聽到祭祀這樣說,那名狼人才安靜下來,恨恨地瞪著頭頂的竜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出現在英靈殿頂,然后一步步拾級而下,就如空中存在一道無形長階。他人還在遠處,恐怖氣息已是自天而降,那種源自永夜古老傳承的氣息,是真正上位者的標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遠古圖騰戰堡中,許多年輕狼人都在栗栗發抖,甚至一些以兇悍聞名的也是如此。這是來自血脈本能的恐懼,非尋常意志所能對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幾名老得快走不動路的狼人祭祀神色復雜,他們實力或許不是很強,但因為年紀的緣故見識卻是不少。看到千夜的姿態,感受到千夜的氣息,他們就多少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所展示的,是基于最純正黑暗原力的氣息,就血脈本身而言,在永夜議會中也是最高貴的階層。而狼王的血脈就要雜得多,上升潛力空間和千夜根本無法相提并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千夜落入遠古圖騰戰堡時,這幾名老祭祀都上來拜見,禮數極為恭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點了點頭,淡道:“你們這是敬黑暗本源。狼王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酋長說,請您到了就去見他。”老祭祀沒有照搬狼王的原話,但也沒有太過示弱。向絕對的力量低頭是一回事,就此匍匐如泥卻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一聲冷笑,說:“好,我這就過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邊請!”部落大祭祀親自在前引路,帶著千夜走入遠古圖騰戰堡主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大廳中除了狼王之外,空無一人。他站在狹長的落地窗前,看著遠方的險峰和東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等千夜走進,狼王霍地轉身,喝道:“你還敢來?就不怕我在這里就地干掉你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淡道:“這里我又不是第一次來。上次你都沒有干掉我,這一次就更不要想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盯著千夜,從鼻孔中噴出一團熱氣,哼道:“看來你對自己逃跑的信心越來越足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我就是不逃,你也不見得殺得了我。最好的結果,就是同歸于盡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雙眼微瞇,忽然伸出大手,當胸向千夜抓去!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不閃不避,反手相迎,與狼王的手握在一起,隨即發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驚雷乍響,整個遠古圖騰戰堡的主樓都在顫動,碎石灰泥紛紛灑落。主樓頂部的高塔發出一聲呻吟,傾斜了少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屬于古老血族榮耀侯爵與狼人副公爵的力量,毫無花假地正面對拼!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悶哼一聲,大步后退,連退了五六步方才停下。而千夜也是不住后退。狼王雙眼緊盯著千夜,看到他比自己多退了一步,雙瞳緊縮,縮成了一道細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的血氣可是比狼王整整低了一個位階,公爵和侯爵之間的差距,也要比大位階之內的差距要大得多。但是在正面力量的對拼中,千夜居然僅僅是稍遜,差距微不足道,這實是令人震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千夜還是比狼王多退了一步,可血族原本就在純力量和爆發力上遜于狼人,這并不能說明什么。而血族在速度、敏捷方面并不亞于狼人,頂級天賦能力則是遠遠超過狼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鮮血長河中,每一個點燃的印記都意味著一種極為恐怖的天賦能力。而相當的能力,在狼人中只有不超過三種。也就是說,在頂級能力方面,哪怕血族已經衰落了,也足以碾壓狼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身為曾經的敵人,狼王對千夜其實非常了解,至少原初之槍的可怕他就有過切身體會。而虛空閃爍無論突擊、偷襲還是跑路,也都是無上之選。擁有一身頂級能力的千夜,如今在正面力量對決上比他都只是稍遜,一旦生死決戰,鹿死誰手,還真不好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微微一笑,露出一口雪白牙齒,道:“看來同歸于盡,還真是最好的結果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胸膛起伏,呼吸粗重。他盯著千夜,逐漸平復了心情,道:“這里可是我的主場,有專門對付血族的布置。在這里動手的話,你的結果不會很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環視大廳,隨意地踢開一塊落在腳邊的碎石,說:“針對血族的布置?這可不是小手筆。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這些布置應該是用來對付鮮血王座的吧?你是怕他來參觀遠古圖騰戰堡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眼中兇光一閃,不過壓抑著沒有發作。把對付血族的設施布置在自己老巢,要說不是害怕鮮血王座,誰也不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注意到,狼王似乎是有話要說,不過卻最終沒有出口。他想了想,忽然若有所覺,道:“你所說的布置,不管是什么,想要對付擁有破碎流年的鮮血王座,恐怕都不太可能。最好的結果,應該只是重傷他,但等他養好傷,再度回歸呢?而且,這也不象是你的風格,確切點說,也不是狼人傳統的風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被千夜說中,再否認似乎也沒什么意思,狼王吐了口氣,道:“這確實不是我布置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你,那就是張不周了。他是打算用你這里作誘餌,為鮮血王座布置一個陷阱,是吧?那么,你也是誘餌的一部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沒有說話,來了個默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淡道:“鮮血王座不是傻瓜,就算不知道這里有布置,也不會貿然身入險地,除非有絕對把握。這里的布置,不一定哪年能夠用得上,甚至可能永遠都用不上。張不周這是在害怕,他害怕鮮血王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嘆了口氣,說:“這么多年了,你是第一個敢說這種話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不是第一次說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目光閃爍,道:“按你剛剛的說法,你敢孤身來見我,也是有把握脫身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笑笑不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想了想,眼中兇光漸隱,說:“以你那跨越空間移動的能力,我是拿你沒辦法,除非用強力手段牽制。不過,現在就算正面對決,你也不差,我確實留不下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平靜地道:“我也不一定要逃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瞳孔一縮,“你還有幫手?如果是宋子寧或是那個女孩……不對,不可能是他們,他們不可能有你這樣的進步速度,這種速度只會在血脈覺醒的圣血種族身上出現。那么,英靈殿里的是卡蘿爾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聰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默然不語,不斷思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卡蘿爾自身就十分強大,霜雷神廟可不只她一位神將,在她身后,還有一個更強的弟弟。那一位,就是狼王也沒有勝他的把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霜雷神廟加上現在的千夜,實力已足以正面壓倒狼王。就算有遠古圖騰戰堡,也不是能夠隨意移動的英靈殿對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狼王露出苦笑,“你說了這么多,應該是想來談談的。那要談什么,直接說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道:“好!我很快就將率領暗火主力前往墉陸,南青城相對空虛,聽潮我也沒時間接管。不過南青城內工坊生意不能放棄,所以在我離開這段時間,希望你不要打暗火的主意。如果有其它人想要打主意,那就幫我勸勸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勸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狼王勸服別人的手段不是挺多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最有效的從來只有一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哪種有效就用哪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道:“如果實在勸不下來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淡道:“我現在不是一個仁慈的人。等我回來,不管是誰,伸手的剁手,伸腳的砍腳。如果還是不行,那就斬盡殺絕,全族拔起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說:“我知道了。如果有人伸手,那后面多半是有張不周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道:“那也勸勸他。等我回來時候,肯定有足以對付張不周的手段。就算不能拿他怎么樣,除他以外,一個人他也別想保下來。哪怕是老婆孩子也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眼神一凝,問:“你還有這種手段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沒有,他怎么會把聽潮城主讓給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凝思片刻,道:“但這樣一來,我就等同于叛了張不周,投到你這一邊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早就想叛了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話說的,我狼王豈是那種人?”狼王哈哈一笑,又道:“這不是一直都沒好機會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也是一笑,道:“那就這么說定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可什么都沒答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也沒要你答應,只是讓你知道,我遲早會回來,還有回來之后會做什么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聳肩,“說不定有人心存僥幸,覺得情況不妙還可以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夜森然道:“在我面前,敗就是死,還有人想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狼王心中一凜,這才想起虛空閃爍不光是逃跑絕技,用來追殺攔截也是無上神技。
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            C760彩票 www.37266.co | www.751cp55.com | www.2566y7.com | 22hh8332.com | 2455v.com | www.4521.com | tuchong.com | 033p.net | www.63606x.com | 11668331.com | 32355hh.com | www.93919f.com | 6641cc.com | www.hg2566.net | www.55717p.com | 33313h.com | www.333133h.com | www.81233n.com | blmdc6.com | www.aw6789.com | www.1035o.com | jj4255.com | www.sz2888.com | www.504633.com | 3844.com | www.y0291.com | www.565639.com | gg5144.com | www.b063801.com | 4379j.com | www.77537w.com | www.34788b.com | mc1314.com | www.pj3598.com | www.369053.com | 33115a.com | www.hg7113.com | aa7742.com | www.k66111.com | www.996763.com | 80850oo.com | www.30k0048.com | 20775511.com | www.3459e.com | www.9149i.com | 3846ss.com | www.hg173e.com | 23800p.com | www.yh-9.com | www.23636vip.com | 3679gg.com | www.dsn96.net | 9103ff.com | www.5604q.com | www.c135.vip | 20053388.com | www.rycp053.com | 11422y.com | www.hg1098.com | www.3479o.com | 365vip400.cc | www.8099777.com | bet35365w.com | www.27119.com | www.364616.com | www.0111js.com | www.66332s.com | 66681.com | www.y0291.com |